花樣的年華第15-16集劇情介紹_劇情吧

来源:人气:0更新:2021-07-11

劇情吧 時間:2015-07-21 17:05:15

花樣的年華第15集劇情介紹

入夜的街道上,巡邏的日本兵步伐整齊地經過;弄堂里,居民們闔上大門,窗戶里亮起燈;鬧市區卻沒有安靜下來,小販的叫賣不絕於耳,黃包車夫拉着花枝招展的舞女穿梭而過,而從那些門口閃耀着霓虹的夜總會裡,正飄蕩出醉生夢死的樂曲。 夜總會的舞池裡,一對男女正表演嫻熟的舞技,伴奏的鋼琴聲越來越快,舞姿也漸漸旋轉得令人眼花繚亂,光滑的地板上疾速移動的腳,鍵盤上來回穿梭的手指,像是在競賽一般,夜總會裡歡聲雷動,觥籌交錯,縱情狂歡達到了高潮。彈奏鋼琴的正是郭舜景,他雖然仍是西裝革履,但舉手投足卻有些恣意放縱的感覺。

一曲終了,周圍的一片歡呼,郭舜景接過旁邊的人遞來的酒,一飲而盡,顯然已是微醉的狀態。轉眼間,郭舜景從夜總會的後門出來,揮手叫了一輛黃包車,趕往下一個演出的場子。他就是這樣靠串場彈奏糊口,或者是彈奏舞曲,或者為那些唱靡靡之音的歌女伴奏。郭舜景不知疲倦地彈奏着,又不停地喝着酒,眼看要爛醉。 夜深了,住家的窗戶內燈光漸次熄滅,街道上人跡稀少。夜總會也到了打烊的時辰,客人們散去,雜務工在打掃衛生,郭舜景獨自留了下來,他開始自由地彈奏,這也是他和老闆商量得到的權利,因為這才可能接觸心愛鋼琴的機會。

只有手指在琴鍵上游走掠動時,他才能擺脫煩惱,進入一個忘我的境界。 琴聲忽然變得純凈,仿佛一股清泉流淌出來,正是當年的那首未竟之作《花樣的年華》,音樂迴蕩在破舊的小夜總會裡,有幾個剛從洗手間出來的舞女也被吸引了,停止了腳步倚在牆邊默默傾聽。 附近的街道,有個熟悉的身影經過,正是葉子。她突然聽見了熟悉的音樂,頓時被打動,環顧四周尋找聲源,但音樂卻是若隱若現。 夜總會內,郭舜景又喝起酒來,兩人舞女跑過來,一左一右坐在他身邊,在調笑聲中,音樂馬上變了調。 外面的街道上,葉子的耳畔充斥着周圍雜亂的聲音,她再也聽不到剛纔乍現的樂曲,遠處有人在喊葉子的名字,她答應着,離去。

史大倫當年曾經從歐陽珊珊的父親那裡得到一筆錢,可他嗜賭成癮,不多久又重新成了窮光蛋,於是他重操舊業,仍然在碼頭附近混,總是戴了副墨鏡,纏着別人算命,號稱自己是“小神仙”。 這一天史大倫在某舞廳門口忽然看見一個熟悉的面孔。他覺得這好像是當初和王岳風鄰居的姑娘黃淑儀。史大倫當即跟在了黃淑儀身後。 黃淑儀發現背後有人跟蹤,便走進了曲折小巷,很快將史大倫甩掉。史大倫不僅沒有盯住黃淑儀,反而迷了路。

史大倫七繞八彎,到了蘇州河邊,正好撞見一伙拉黃包車的人來此聚集,然後等來了另幾個人,兩幫人毆鬥起來,拉車的那夥人顯然占上風,很快將對方擺平。這夥人正想離開,發現史大倫,便決定要殺他滅口。死到臨頭史大倫仍然廢話連篇。忽然周圍平靜下來,一戴禮帽的黑衣人出現,下令手下放了史大倫。史大倫被推上車,車子拉了一段路,史大倫忽然大喊一聲:周子皓。 黑衣人正要離去,這一聲喊令他猛地收住腳步。 深夜,酒醉的郭舜景離開夜總會回家,黃包車湊上前來;攬生意,被他拒絕,車夫在背後罵他小器。郭舜景跌跌撞撞往家裡走去,迎面走來兩個小混混,看見他西裝革履的樣子,嘲笑並作弄,最後終於捲走了郭舜景身上的錢,還扒去了西裝。

郭汝雯一直在家等待哥哥回來,實在不放心,開門去找,隱約聽見黑暗中有人在哼曲調,走近去看,是哥哥郭舜景醉卧在地。汝雯想將哥哥攙扶起來,可他卻爛醉如泥,結果她使勁將哥哥的身體移到背上,扛回了家。 郭舜景在床上呼呼大睡,夢囈中忽然提到葉子的名字,令郭汝雯氣憤。早晨,汝雯問哥哥要錢,說房東來討房錢,郭舜景這才發現自己的錢和西裝被劫。汝雯說他喝酒,郭舜景不以為然,說酒帶來快樂和靈感。兩人爭執,郭舜景說自己辛苦,汝雯說一切是葉子造成,還說哥哥仍對葉子念念不忘,郭舜景否認,汝雯戳穿。 郭舜景來碼頭找史大倫,大倫馬上回憶起前一晚的經歷,但郭舜景不相信周子皓回來,說當年兄弟,不可能躲着。郭舜景想借錢又說不出口,史大倫猜出來意,連連說自己如何窮,但他最後還是答應幫郭舜景將西裝找回來。史大倫還告訴郭舜景,葉子演了電影,是電影明星了,照片都掛在照相館里。

說到葉子,郭舜景就顯得很沉默。 史大倫問明郭舜景遭劫的情況,馬上直奔附近的幾家當鋪,果然找到了郭舜景的西裝,他威脅當鋪老闆,沒花錢就將西裝弄到手。史大倫將西裝送回郭家,郭舜景不在,遇見汝雯,他謊稱自己花錢將西裝當回來,汝雯給了他錢。 郭舜景找到史大倫說的照相館,果然看見葉子的照片在那裡。他到照相館里問老闆有關葉子的情況,老闆說葉子最近要來取相片。於是郭舜景便站在照相館外等。葉子果然出現,有女孩子認出她來索取簽名,郭舜景感覺自卑,抽身離去。 周子皓和手下原本只是在外圍地區活動,如今也漸漸向失去擴張,但他卻被人視為鄉下佬,周子皓被傷自尊心,接連做了些讓城裡人吃驚的案子,得到了重視。這一天,他經過“藍蓮花”夜總會,進去一坐,恍然中覺得自己和兄弟們在這裡相聚演出。

他心想:是該去見一見我的兄弟們了。 夜晚,郭舜景坐在鋼琴前彈奏,這一夜他的琴聲格外感傷。 忽然有群人闖進夜總會,嚷嚷要收錢,說這個地盤現在歸新的老大了。夜總會老闆親請了幾個幫忙的,很快被對方制服。郭舜景剛喝了幾杯酒,於是很不買賬,上前質問,被為首的一個叫黑皮的人打了耳光,並勒令他繼續彈琴。

這時,周子皓在手下前呼後擁下出現,周子皓看見郭舜景,怔住,連忙上前,郭舜景也很驚訝,想到史大倫曾經說的,不免生氣,不理睬周子皓,顧自彈奏。周子皓讓黑皮下跪道歉,說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兄弟。郭舜景仍然不答理,周子皓找來琴,拉了一曲,史大倫趕到,郭舜景終於坐回到鋼琴前。

花樣的年華第16集劇情介紹

翌日,周子皓讓手下將郭舜景、郭汝雯、史大倫接來,在酒店宴請他們。史大倫大塊朵頤,郭氏兄妹卻矜持得很。周子皓說要讓兄弟們過好日子,史大倫則揚言要重整旗鼓,馳騁上海灘。 四個人被黃包車拉回周子皓的車行去參觀,周子皓說車行是和幾個朋友合伙的開的,史大倫卻已經明白事情沒這麼簡單。車行里有一間周子皓單獨的小屋,他在裡面放了一臺留聲機,放的正是當初那張唱片。郭舜景和史大倫都沉浸在音樂和回憶中,周子皓轉眼再找郭汝雯,她已經離開。 轉眼間,郭舜景又喝醉,看見他這樣,周子皓吃驚,史大倫說郭舜景是受了刺激,以酒逃避。

周子皓派人將郭舜景送回家,郭舜景稍稍酒醒,對周子皓髮作,說他忘記兄弟情義,令周子皓在手下人面前很沒面子。 到了郭舜景住的石庫門,郭汝雯卻躲了起來。周子皓目睹了郭家清苦的生活,很是感嘆,他說這一切都是葉子惹起。郭汝雯依舊不見蹤影,周子皓明白汝雯是在躲避,告辭離去。 葉子自從前幾天在街上聽見琴聲,更迫切地想找到郭舜景,可是去郭家老房子打聽,他們早搬走了。葉子在報紙登了尋人啟示,婉轉打聽郭舜景下落。

報紙到了郭舜景手裡,他剪下啟示藏了起來,仍然整天渾渾噩噩過日子,即便是周子皓請客吃飯,也不理會,只有史大倫一個人去。葉子在電影片場也常想到郭舜景,總是走神。 舞女們要求郭舜景彈那天晚上令人感傷的樂曲,他不答應,酒醉的他躲在僻靜處,忽然掏出那張啟示,找上面的號碼給葉子打去電話。

電話通了,傳來葉子的問話聲,郭舜景卻沒有回答,他丟下話筒離去。 葉子終於找到了郭舜景所在的小夜總會,坐在座位間聽郭舜景演奏。一連幾天,郭舜景看見葉子來,總是演奏一些亂糟糟的東西。葉子出錢點歌,郭舜景仍然不按她點的曲子演奏 周子皓讓黑皮跟隨郭汝雯,瞭解她的生活狀況。平日里,郭汝雯時常去學生家裡教琴,要走很長的路,周子皓派了黑皮去保護。 周子皓竭力想幫助自己的兄弟們,史大倫自然是樂得享受,郭舜景卻不吃這套。周子皓托人打通關係,讓郭舜景去樂團面試,結果郭舜景出了洋相。周子皓惱,郭舜景卻無所謂。 看見哥哥經常藉酒澆愁的樣子,汝雯怨恨,她不想當被保護的嬌小姐。郭舜景說她不懂事,汝雯下決心去外面打工賺錢。

聽說汝雯在外拉琴打工,周子皓尋訪而去,躲在暗處聽汝雯的演奏。演出過程有人羞辱汝雯,周子皓當即令手下將那人“修理”了。汝雯得知,當面告訴周子皓,不要他管,周子皓說不希望她糟蹋自己。汝雯反問:難道只能被你糟蹋?周子皓啞然。周子皓在這裡不斷遭受挫折,在另一邊則變得特別暴躁和殘酷,他與黑皮去和另一幫派談判,對方明明已經妥協,周子皓仍然斬盡殺絕。黑皮暗暗擔心,但周子皓的名聲卻在江湖上日益壯大。黑皮仍然接送郭汝雯,他告訴汝雯,並問汝雯為何如此對待周子皓。 葉子一再找機會和郭舜景談話,郭舜景始終避讓,但葉子最終還是在散場後攔住了郭舜景。

郭舜景裝醉,葉子叫了車送郭舜景回家,郭舜景故意說自己住在高級住宅區,兜了一大圈,兩人最後坐在江邊的臺階上。葉子向郭舜景說了道歉的話,郭舜景仍然裝糊塗。早晨,葉子醒來,郭舜景已經離去。 汝雯終於沒法在小酒吧做下去,但她不想在哥哥面前認輸,每天仍然抱了琴出去,黑皮照樣拉車接送,過了好些天黑皮才發現這個秘密,汝雯要求他保密。汝雯和黑皮似乎建立了特殊的友誼。但黑皮對周子皓忠心耿耿,將情況全告訴了他。這一天,汝雯發現黃包車突然走錯了方向,來到了小時候居住的那條街上。汝雯發現不對,讓停車,原來拉車的不是黑皮,而是周子皓。

热门剧情

Copyright © 备案号: